心理健康

与“黑狗”同行——从阴霾走向阳光
日期:2017年04月11日 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 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
附件内容:暂无
【字号:
分享到:

每年的47日是世界卫生日,旨在引起世界各国人民对卫生、健康工作的关注。今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活动口号就是:一起聊聊抑郁症。抑郁症,这种曾被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喻为“黑狗”(black dog )的疾病,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。

 

与“黑狗”同行——从阴霾走向阳光

 

当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粉色窗帘的缝隙照在欧阳(化名)的脸上,她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。伸了伸懒腰,洗漱完毕,简单的用过早餐,欧阳习惯性地服下了一粒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的“神秘”药片,并在台历上做了服药的记录。不经意间,服药已经整整4周了。但是回想起过去的3个月,宛如做了一场噩梦。

 

3个月前......

欧阳无缘无故地感到不开心,有时会莫名的心烦,不想说话,也不愿意出门,每天工作都是硬着头皮去做。同时,她几乎每天都会在半夜醒,醒后又无法入睡,连续多日睡眠欠佳让她感到很困扰,也很无助,有时心情糟糕到极点,会出现一闪而过的轻生想法。

而在家人眼中,那个曾经活力四射的女儿好像变得越来越陌生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整日愁眉苦脸、少言寡语、总是唉声叹气的人。母亲心疼女儿,变着花样儿给欧阳做她喜欢的饭菜,哄她开心,却见她每次吃饭像蜻蜓点水,身体也日渐消瘦。

同事也发现,原来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欧阳最近似乎不在状态,精致的妆容不再,穿着也略显邋遢,每天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来公司,工作起来开始丢三落四,做起决定来也变得犹犹豫豫。同时,这个昔日的聚会爱好者好像一下子从每周一次的同事聚会上消失了。

第一次就诊......

当欧阳在一次试图割腕未遂后,家人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陪她来到了我的诊室。我看到欧阳的嘴角下垂,面部还有未干的泪痕,提起病情哭泣不止。经过详细的精神状态评估,发现欧阳不仅情感低落、兴趣下降,并且存在自杀风险,因此诊断为“抑郁发作”,需要尽快开始系统的治疗,并开具了相应的抗抑郁药物。

欧阳的母亲看到病历和处方,最先提出异议,问女儿的病是否真的这么严重?能否做些自我调节,或者有没有药物以外的治疗方法?

这是患者家属常问的问题。被称为“心灵感冒”的抑郁症,虽然患者遍及各国、各行各业及各个年龄层次,就像伤风感冒一样“常见”。但是由于目前公众对于抑郁症相关知识了解有限,加之病耻感作怪,很多人即便有了自杀观念与行为,依然不愿接受“抑郁症”的诊断,导致就诊率低、识别率低,从而失去了治疗的最佳时机。

实际上,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心理方面的疾病,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。如果持续出现情感低落(情绪消沉,高兴不起来,总是忧愁伤感、甚至悲观绝望,或焦虑、烦躁、坐立不安,对日常活动丧失兴趣,丧失愉快感,整日愁眉苦脸,常常内疚自责,觉得自己不如别人)、思维迟缓(思考问题困难,自觉脑子不好使,记不住事,常常感到思维变慢了,变笨了,处理各方面能力都下降了)、运动抑制(精力减退、不爱活动、浑身发懒、走路缓慢等,严重时可能不吃不动,生活不能自理)、其他症状(食欲、性欲明显减退,口干、便秘、消化不良,很容易疲劳,明显消瘦,严重失眠,或者有许多躯体不适的症状,如全身不定部位的疼痛但又查不到原因等,当这些症状超过两周,则要考虑有患上抑郁症的可能。

抑郁症的治疗主要包括药物治疗、心理治疗、物理治疗和运动治疗。目前抗抑郁药物是最常用的,也是效果肯定的治疗方法之一。像欧阳的疾病程度,是需要接受药物治疗的,如果出现严重的自杀观念及行为,物理治疗中的无抽搐电痉挛治疗也是强有力的治疗手段之一。

这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欧阳也开口询问:抗抑郁药物是否有依赖性,服用后是否让人变傻?我解释道:抗抑郁药物是没有依赖性的,患者可以放心服用。只是由于疾病本身特点需要长期服药。在急性期治疗时,医生可能会使用安定类药物改善患者伴发的焦虑或失眠症状,这类药物有依赖性,但是依赖性仅出现在长期、大量、规律服用的情况下,比如超过12个月连续服药。而在医生指导下用抗抑郁症药,则完全不必担心药物依赖的问题。

另外,关于服用抗抑郁症药物的副作用,也是很多患者关心的问题。大家看到说明书上的不良反应列表都会很紧张,有人甚至因此不敢服药。其实完全不必恐慌,因为目前常用的抗抑郁药物大多是新型抗抑郁药物,副作用较小。而且说明书中副作用不一定会出现在每一个使用者身上。

服药3周后......

在服药的前几天,欧阳的确感觉有些恶心,但是在家人的鼓励下,她依然坚持服药。欧阳的睡眠明显好转了。渐渐的,她不再觉得活着没意思了,虽然还是高兴不起来,但是哭泣的次数却明显减少。

母亲也欣喜地发现,欧阳能够主动和家人说几句话了,偶尔也能见到女儿久违的微笑,家里的气氛不再那么压抑。餐桌上,女儿饭量也大了,因为睡眠好了,她的气色也好了很多。看到这样的改善,家人悬着的一颗心也算落了地。

其实,这段时间,欧阳除了服用药物治疗,也一直在家人和医生的鼓励下尝试改变自己。

首先,欧阳同信赖的人谈论自己的感受,并且发现每次在与关心自己的人交谈后都会感觉好一些。在首次就诊后,她慢慢接受了可能患病的事实,考虑到可能无法完成与往常一样多的工作量,于是向公司请假休息。在家人陪伴下,即便很艰难,欧阳也经常运动,哪怕只是短距离散步。她坚持规律的饮食和睡眠习惯,即使感到乏力困倦,也不会在白天总躺在床上休息。因为记忆力差,担心忘记服药,欧阳还专门在台历上记录每天服药的情况。家人陪伴她按照医生的要求定期复诊,在就诊时,告诉医生服药后的变化。有一次,欧阳和母亲提起情绪有些不好,活着没意思的想法又一闪而过,家人立刻引起警惕,全程陪同她,并且将家中的刀具等锐器藏了起来,并拿走了她自己保管的药物,直到欧阳感到情绪好些,家中才解除“警报”。

转眼间,欧阳服药已经4周,经历了痛苦挣扎,心情从阴霾逐步走向阳光,身体也逐渐适应了药物,没有什么不舒服。今天欧阳要早些出门上班,因为她要尝试做些简单的工作,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。

 


 
网站导航     | 联系我们     | 版权与免责声明     | 网站帮助     | 隐私安全
Copyright © 2009-2017 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北京市公共卫生热线(12320)服务中心
技术支持:瀚铖盈佳(北京)科技发展有限公司